雨村橘子

简称村橘
佛系青年,半吊子歌唱爱好者
小说迷,各种文通吃,最爱皮皮
一天比一天顽强的俄语狗
目标是进字幕组
没车没钱没房没猫
业余学习画画中

【如椿】南柯慰黄粱

默默收藏~准备看完六爻再看太太的同人

庭有枇杷树.:

被屏蔽三次了,删了那句话都没有用。


下篇走石墨吧,真的一点奇怪东西都没有:)



上 (之前lof发过的qaq)


 


下(被吞了三次的下篇但其实什么敏感词都没有,只好走石墨了 (想哭,怕胖))


 


全篇7000+,有一点点长,但是很喜欢很喜欢师父和师祖这一对所以很希望能被耐心看完 (*ฅ́˘ฅ̀*) 


 



童如将那一点儿微不可闻的话都听入耳中,不由被这般顽童心性勾起了一抹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笑容,抬手拍拍韩木椿,道:“好啦,多大的人怎么还耍小孩子气。这只白鹤,我很喜欢。”


 


我很喜欢。





韩木椿说着便挺直了身子,一脸期待地凑到童如身侧,乃至于童如一偏头便可看见那双眼睛,正望着自己的那双眼睛。


像是月光倒囊入眸。




 转


三生秘境事倥偬,伸手沾因果,明哲难保身。




要不是弥足深陷,如何尝尽浮生八苦。




童如敛袂做礼,白袍上银线为鹤展翅欲飞——八苦不可离,喧嚣不可去。




徐应知静默片刻,深深叹了口气,拂手抛了三枚铜钱到童如面前——诛心灭情不成佛,渡人渡己随愚心。







何人配冠北冥?




众生百态,锦绣的或是褴褛的服饰下,其实也不过都是相同的皮囊,一双眼一个鼻子一张嘴,扒开皮肉,剔除了内里的痴嗔贪欲,便只剩一副空荡荡的骨架罢了。




……




飞升是什么?




飞升就是挂在驴眼前的萝卜。




飞升就是一根上吊的白绫。





评论

热度(8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