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村橘子

简称村橘
佛系青年,半吊子歌唱爱好者
小说迷,各种文通吃,最爱皮皮
一天比一天顽强的俄语狗
目标是进字幕组
没车没钱没房没猫
业余学习画画中

【孙悟空x王耀】无题

关于斗战胜佛的解释可以说是非常新颖独到了!喜欢这个小短篇,喜欢里面的耀耀和大圣。

听风吹雪:

#愚人节贺文


#cp:孙悟空x王耀


吴承恩来找王耀时,心下尚且有些惴惴。


原本以他一个区区贡生,想拜见那位大人远不够资格,但他实在太好奇那故事。


吴承恩字汝忠,父亲愿他做个青史留名的忠臣,上承皇恩,下泽黎民。他自幼聪慧,却仕途不顺,平生只喜野言稗史、志怪小说。


前些日子,他偶然听闻一个故事。坊间传言,唐朝时有位得道高僧收了三个神通广大的徒弟,历经九九八十难上西天取经。


吴承恩听得如痴如醉,连梦好几回那故事中跳出三界之外,不在五行之中的猢狲,不少人笑他是着了魔。可江山几经易主,往事如烟封作尘,倘若这世上还有谁真正知晓此事,恐怕也只有自混沌中走来,与天地共生死的王耀。


仆从为他引路,绕过九曲回廊,灼灼莲池,王耀正在亭中解一盘残棋。


巳时二刻,日头正好,阳光破开云层将棋子煨得暖洋洋。王耀双指夹了枚莹白的棋子,思虑许久,方才落在棋盘上。吴承恩上前两步,恭恭敬敬地弯腰作了个吉拜礼。


王耀却没看他,专心于棋盘之上,淡淡道:“你想听那猴子的故事?”


倒是开门见山,吴承恩还未应话,又听王耀说:“若你能解这盘残棋,朕便告诉你。”


吴恩心中一喜,连忙拱手,将礼数做足,再上前观棋。王耀也不急,执了把未题字的十二骨折扇,翩翩然立于凉亭之中。


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解了这盘棋。王耀眉梢微挑,眼中似有笑意:“你倒是不怕朕忌才。”


吴承恩脸色一变,惊慌欲跪。有风拂起帷幔,遮了盘踞在衣袖上的金边龙纹,王耀免了他的礼,缓缓合上折扇,端起冰瓷裂纹杯,“来,喝茶。”


哆哆嗦嗦地接过瓷杯,几瓣早杏浮于碧茶之上,氤氲雾气腾上凉亭四角。远处是潋滟湖光,吴承恩坐在这一片湖光中,从正午到落日,听王耀说那段传奇。


传奇的开端,却不是唐朝。


王耀第一次见到那个猴子,正是他最威风的时候,金冠紫甲,意气风发。


那时他正从斜月三星洞谢师归来,遇上前往灵台方寸山的王耀。众人皆知猴子的师父是唐僧,其实不然,菩提老祖才是他的第一任师父。


猴子绘声绘色地同王耀说,师父赐他筋斗云渡十万里,教他长生术过百年,又授他七十二般幻化。他讲得兴起,手舞足蹈,末了,却有些惋惜,师父不愿他炼火眼金睛。那只猴子学着人摆出一副怅然的模样,扼腕长叹道,“你看这天边紫霞多绚烂,如果俺有火眼金睛,便能时时刻刻看见。”


王耀好奇:“这火眼金睛除了赏朝霞,还有什么别的用处么?”


猴子嘿嘿一笑:“还能辨清妖魔的画皮。”


直到许多年后,王耀才明白,为何菩提祖师不让猴子炼火眼金睛。它只能看画皮的假,却见不得人心的真。


分别时,猴子向他挥手,道,记住俺齐天大圣,待俺上天庭封了官,就请你来花果山水帘洞喝酒吃桃。


王耀笑着说,一定一定。


他却没有等到猴子来请他。王耀听说那猴子提了一根金箍棒,从筋斗云上一跃而下,大闹天庭。八方神仙皆被震慑,戾气直冲九霄云外。


人间朝代更迭,沧海桑田。王耀仍是初见时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,桀骜的猴子也意气不减当年。王耀听说天上地下的小妖们都唤他齐天大圣。


齐天大圣,多么威风。


只可惜最终被如来压在了五指山下。


佛说一颗顽石罪孽深重,实在可笑。王耀却已明白,入世不能由己,出世不能由心的道理。


他去了五行山,去找心目中那个威风的英雄。


一路上日月更替,披风戴雨,渡过无数山川河流,终于来到五行山。土地公却拦住了他,佛祖早已下令,要将猴子桎梏在山下五百年,此间万物皆不可见,无论神仙凡人,妖魔鬼怪。


王耀心下悲戚。


那个金冠紫甲的大圣,即便战败,也应该败于刑或死,绝不该在一座山下被生生磨平往昔意气。天地薄情,硬是要疏狂之人不再落拓,要豪纵之人斩断傲骨,要叛道之人放下妄念。


可王耀无可奈何。他从来只是历史的见证者,荣辱兴衰也好,悲欢离合也好。他只能亲眼看着猴子的魂魄被青灯燃为灰烬,纵有千般万般不愿,最终不过月下一句氐愁。


停留数日,土地公不曾通融,王耀只得离去。


几番寒来暑往。王耀听闻那个猴子揭了封印,大彻大悟,从此无悲无喜,一心向佛。


还有了新的名字,唤作孙行者。


王耀在皇上身边见到孙悟空的新师父,那个面目慈悲的和尚。王耀摇着一把十二骨的纸扇,求大师为他的扇面题字。大师单手立掌,垂眉合目:“阿弥陀佛,施主心中早已有字,又何须贫僧再题。”


这天,春风和煦,古道两边花繁树茂,一行白鹭在渺远青天盘旋,白色骏马长长一声嘶鸣。


孙悟空站在他面前,头戴金箍,面露虔诚。


五百年恍若一梦。王耀轻声说,大圣,你还记得你曾邀我去花果山喝酒吃桃么。


忽有一片玄青色乌云笼罩大地,大雨将来,雨点重重打在翠竹上,砖瓦的颜色被雨浸得深沉,孙悟空忙着为唐僧遮雨,好一会儿,才转头对王耀道,不记得。


唐僧向他辞别,他们要去西天取经,历经九九八十一难。


王耀嘴唇无声地动了动,却终是没对孙悟空说出那句,这九九八十一难的每一难,我都愿陪你度过。


一转眼,师徒四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雨幕中。


许多年以前,王耀想象过很多次齐天大圣大闹天庭时是何等的万丈豪气。可是他心目中的英雄,如今身穿虎皮,头戴金箍,只知西行取经。


王耀时常派人追寻他们的行踪。


他听说孙悟空被心地善良却不辨妖魔的唐僧念紧箍咒念得生不如死;他听说孙悟空来到西凉女国被那织锦的鸳鸯罗帐所困;他听说孙悟空势单力薄不敌车迟国的三场斗法,不得已上天庭借风借雨;他听说孙悟空与六耳猕猴难辨真假,低声下气地入地府,拜观音,求见诸多仙家。


孙悟空搬救兵,却从来不找菩提老祖。他虽早已被逐出师门,但他绝不是没脸去找菩提老祖,只是不愿再一次想起,师父不要他。


王耀再一次见到孙悟空,已是多年之后。


还是长亭古道边,有四个取得真经的高僧缓缓向他走来。往昔满身戾气的猴子铅尘洗尽,不骄不躁,那双火眼金睛无欲无求,静无波澜。


王耀又拿了那把未题字的折扇,问他,大圣,你还记得与我的约定么?


孙悟空反问,大圣是谁。


王耀这才想起,他已被封为斗战胜佛。九重天上仙云缭绕,人间凡尘盛世太平。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他们终于功德圆满,这应当是最完美的结局。


无人记得五百年前那场撼动三界,昏天暗地的大战,也无人记得那个翻手成云覆成雨,红绸飘舞的大圣。


连王耀也渐渐模糊了印象。


但孙悟空终是为王耀了愿,他特意下了九霄,带着王耀来到花果山水帘洞。穿过千尺瀑布,桃花开得漫山遍野,饱满的果子结在枝头,一颗巨大的桃树迎风飘摇,纷飞的花瓣像下了一场赤色的雪。


云靴踏过厚厚的积灰尘土,抬头望去,依稀可见水帘洞三字。


孙悟空停住脚步,这里空空一片。一只猴子也没有。


王耀拈了朵石头间开出的花,在手中把玩。良久,孙悟空方才回神,他无意识地缓行两步,伸出一只手,作了个抚摸的姿势,仿佛有只小猴子在他掌心下。


五百年前那一战,花果山上烈火焚烧。这是那场大战的因果,万千猴子猴孙皆被铲除,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抱住头说:“不要烧我的花果山。”


纵然佛法微妙,却难渡几只猴子的悲魂。


花在王耀指尖化作春泥,他看着孙悟空,目光沉静:“我心里一直有个英雄。”


“他叫齐天大圣,不叫斗战胜佛。”


孙悟空的身形狠狠晃了一下,他张口,口中却发不出声音,他抬眸,眼中却流不出泪水。


王耀独自一人走出水帘洞时,看见驾云而来的观音。王耀问观音,他是不是做错了。她玉手结印,道,孙悟空有猴性,有人性,有妖性,也有灵性。王耀又问,为什么孙悟空明明这么悲伤,却哭不出来。


过了很久,才从天际传来空灵的禅音,曰,大悲无泪,大悟无言,大笑无声。


斗战胜佛,成了佛,不能斗,不敢战,何谈胜,连悲喜哭笑都无。


那一天后,孙悟空来找王耀,眉目间依稀有了几分往昔的光彩。只是那光太浅太淡,连王耀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
他们一同去寻唐三藏,一心向佛的大师仍然行走在人世间,孙悟空提及花果山之事,只换来一句慈悲心肠的阿弥陀佛。他们又去寻净坛使者,他恢复了往昔天蓬元帅的模样,却以论道日将近,忙于清静坛宇以奉诸神莅坛场为由婉拒。他们再找金身罗汉,孙悟空为他倒酒,他却摇头,俯身小心翼翼地擦拭王母琉璃盏。


孙悟空很失望,王耀弯起眼睛,温声道,“你还有我。”


从前他就笃信他们有缘。他的神话故事中多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纵是离经叛道者也不在少数,可他就是偏爱孙悟空。


孙悟空揩了他一同觐见玉帝。那高高在上的老儿远不如人间的帝王那般通情达理,至少王耀这样觉得,几句十恶不赦,苍生难渡便把孙悟空给打发了。


孙悟空没放弃,偷偷溜进阎王殿修改司命薄,让王耀给他望风。可惜牛头马面的速度比他要快得多,一句“有人来了”只说了一半,众多小鬼已将孙悟空团团围住。他们被遣送回天庭,玉帝震怒,革除了孙悟空的职阶,又指着王耀说,你不该在这里。


天兵天将带着王耀回到人间。


百年犹如匆匆过客,世事一场大梦。那么多个风霜雪月,他终究是不能等来心中的英雄。


那一天,王耀披了件绣有玄色麒麟的薄纱,坐在凉亭里喂鱼,清风徐徐,别有一番闲趣。一个仆从跌跌撞撞地冲进来,方才还在争抢饵料的鱼群登时四下作散。


王耀微微蹙眉,仆从惊慌失措地喊,不好了,有只会说话的猴子闯进来了。


他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,突然被拦腰抱起。


眼前光景一晃,他竟身处一朵金色云彩之上,而云朵的另一边,正是他心心念念许多年的齐天大圣。


就像岁月轮溯,因果逆转。从前那个从石头里蹦出来不着寸缕的猴子,渐渐长出桀骜不驯的眉眼,大闹天庭,再后来,他踏上取经之路,被封为斗战胜佛。曾经的傲骨被深深地埋进了尘土里。


王耀从未想到还能有一天再见到齐天大圣。


那只猴子头戴凤翅紫金冠,身披锁子黄金甲,脚穿藕丝步云履,一根九转镔铁散漫地扛在肩上,长红披风在十里云海中猎猎招摇。


王耀怔愣许久不能回神,喃喃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
威风凛凛的大圣踩着筋斗云,一跃十万八千里,不忘回头朝王耀咧嘴一笑。


“那是自然,俺若走了,谁替你降妖除魔。”


风过桃林,沙沙叶响。他们正赶上王母娘娘又一次的蟠桃大会。


蓦然间,一大团气势磅礴的云彩席卷而来,众仙惊乱,玉帝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怒吼道:“孙悟空!”


孙悟空从筋斗云上一跃而下,一手抱着王耀,一手拿了个刚刚顺走的桃子,咬了口,又“呸”地吐了出来,面露厌恶:“真难吃,还不如俺老孙花果山上的桃子。”


他又不屑地睥睨了一圈众仙,最终将目光停在王耀身上:“天上的仙女不过如此,还不如你好看。”


仙家们纷纷面如猪肝,王耀忍不住轻笑出声,玉帝咬牙切齿,紧紧盯着王耀,依然是多年前的那句话:“你不该在这里。”


镇天元帅对他亮出兵刃,一根熠熠生辉的金箍棒挡在他身前。


“谁敢动他分毫,我孙爷爷就将你碎尸万段!”


他又开始厮杀,一如千百年前。曾经荒唐的梦,终于成了真。


九重天之上,猩红血海劈开万道金光,兵刃相接冲散瑞气紫雾。


南天门的碧沉琉璃尽数碎裂,金鳞耀日赤须龙柱断成两截。七十二重宝殿在痛苦哀嚎中倒塌,炼丹炉边千年不卸的名花碾作沉泥,万载常青的瑞草化为灰烬。


战火纷飞天庭,断魂溢满三界。


天兵天将朝王耀汹涌而来,他却并不惊慌。悠闲地拿出那把十二骨的折扇,扇面仍旧无题,他却知道再也不必为它题字。


王耀摇着扇子,轻声问,大圣,你还记得承诺我的誓言么。


浴血的大圣挥舞着金箍棒,暴戾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柔。


他说,记得。





很多年之后。


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”


“从今往后一万年,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,齐天大圣孙悟空。”


银幕上的演员在奋力演出,阿尔只顾着往嘴里倒爆米花。王耀看得很认真,思绪却不由得飘远了,或许当年吴承恩来问孙悟空的故事,连他自己也未曾想过后世会有这么多的续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走出电影院,阿尔忍不住吐槽:“王耀,你家电影怎么总是这只猴子的故事?”


年轻的帝国无法明白孙悟空早已不单单是一本书中的角色,也不单单是一个神话人物,他早已融入了中华的灵魂。


王耀想了想,问:“阿尔,漫威是不是有很多英雄?”


阿尔眉梢一挑,很是骄傲:“那当然,hero家很有多hero。”


王耀笑道:“可是我的英雄只有他。”



—fin—


赶在愚人节最后几分钟发,非常迷的cp,连tag都不知道咋打,就当一个玩笑看看乐吧

评论

热度(14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