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村橘子

简称村橘
佛系青年,半吊子歌唱爱好者
小说迷,各种文通吃,最爱皮皮
一天比一天顽强的俄语狗
目标是进字幕组
没车没钱没房没猫
业余学习画画中

【杀破狼】年年岁岁复昨年

转载

GOGE:

(又名《心肝长庚的24个愿望》(不




太始皇帝每天都有那么十几个时辰认真想撂挑子不干了。




自中秋在雁回镇惊喜而短暂地相聚之后,顾昀和长庚又像苦命的牛郎织女一样,一个被边疆事务牵走,一个被呼天喊地的大臣们吵回了大殿。就算是已经习惯了聚少离多,但长庚天生的控制欲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自己的内心。那姓顾的已经两次差点从天上一头栽死,要再出了什么意外,可真真是天高皇帝远了。




长庚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胡乱地把手里的奏章往前一推,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




如今四邻归顺,社稷昌平,整个大梁从上到下焕然一新,井然有序,本已经不需要安定侯和长庚鞠躬尽瘁,但一想到那一位每每在家长期休沐,都一副再闲下去就要发神经的德行,长庚也没有主动向顾昀提辞官的建议。




他想着,就放他家侯爷在边疆兜几圈吧,左右他无仗可打,用不了几年也老实回来了。但目前看来,再不把那缺心缺肺的收到身边,怕是先发疯的就是自己了。




长庚往自己心里放了一个沙漏,每惦记顾昀一分就落下一些,现在他觉得,沙漏的沙快倒完了。他凝了凝神,把奏章叠到一边,拿出一沓信纸,开始写了起来……




远在国境之南的顾昀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,抬头一看,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遭一片空旷,方圆十里寂静无声,连只鸟都没了。他大言不惭地想道:“可惜了我方才吹奏的妙曲,竟然无人有这福分消受。算了,等我练好了回去吹给长庚听去。”




大概太始皇帝天生倒霉,耳根不净的劫数是在劫难逃,顾昀刚起了念头,就见一个玄鹰降了下来,双手举起一封信,单膝跪在顾昀跟前,道:“大帅,陛下送来一封家书,请大帅收下。”




“家书?”顾昀诧异道:“给我。”




长庚从来没有用玄鹰送过家书,以前要么是送奏章的时候夹带一些私房话,要么就普普通通地寄信,实在是等不及的时候,就用临渊阁的木鸟送,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家书需要这么急切地送到他手上。




玄鹰刚告退,顾昀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信读起来,开头是“义父亲启”,然后是例行的寒暄叮嘱,只是在末尾的时候加了几行:




“义父曾允诺,天道伦理在上,除此之外皆顺我意,怕义父健忘,故特此记录在案,每日一条,启封便视为同意。待君归来,一一践行。”




顾昀看着笑骂了一句“混账东西!”,实在不知道他家陛下从哪里来的奇思妙想,想了这种招数来千里撒娇。照他这意思,要每天提一个要求,只要顾昀一天不回去,就一天一天地累积起来,等回去了再一股脑清算。


 


难怪要左一个义父右一个义父地叫!




小时候的长庚多么克制体己,从来不主动提什么要求,想要什么也不会宣之于口,虽然也许除了顾昀,他这辈子也没什么称得上追求的,但这却让他变得疏离起来,不像凡人似的。长大后他在顾昀身上的索求日益渐增,但也是旁敲侧击,或者循序渐进地索取,这么直白地说一句“我想要。”还是头一次。




顾昀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,不受控制地想像着他家小长庚小心翼翼地捏着他的袖口,用渴求的眼神盯着他,嘴里绵绵地吐一声“义父……”的模样,顿时酥了半边身子。




“这还了得,堂堂安定侯,还未出征就已栽了。”顾昀摇着头,努力想要把脸上的笑意掰回去。




陛下果然没有食言,第二天,装着御笔的临渊阁木鸟就按时飞来了。顾昀好奇地取出木鸟肚中的纸条,上面连寒暄也免了,直截了当地写了一句话:




“侯府共剪一支梅”




顾昀一颗心落回了肚子里。安定侯惯常会推己及人的,原本以为长庚不知道会提出什么强盗的要求,害得他忐忑了一晚上,预感自己又不得善终,结果原来是这样寻常的要求。到底是从小养大的贴心人儿,对自己人还是很实诚的。




第二天,顾昀又收到了一封纸条,上面仍然是简单的一句话:




“撑伞同游杏花村”




第三天,又来了一封纸条,上面是:




“听雷带铲挖新笋”




第四天:“野外择花插耳鬓”


第五天:“削竹糊纸放风筝”


第六天:“小盅烹水对品茶”


第七天:“批蓑戴笠乐垂钓”


第八天:“田间漫游乐不疲”


第九天:“返璞归真追蛐蛐”


第十天:“稻花香里饮山泉”  


第十一天:“与君打扇正好眠”


第十二天:“同乘轻舟近赏莲”


第十三天:“闻蝉出游集落叶”


第十四天:“高山流水好乘凉”


第十五天:“举头同望雁南飞”


第十六天:“低头喜酿桂花糖”


第十七天:“集市好走添新衣”


第十八天:“红叶纷飞与君赏”


第十九天:“架锅烧柴羊肉烹”


第二十天:“曲径通幽闲泡汤”


第二十一天:“瑞雪捧酒话丰年”


第二十二天:“巧手窗花府上贴”


第二十三天:“将军对酒忆往昔”




正如长庚所说,每天都有写着要求的纸条准时送到安定侯手里,晴雨不休,上面是雷打不动的一句话,提的也都是寻常简单的要求,卷带着平凡温馨的生活气息,夹杂着挥之不去的浓浓眷恋带到顾昀的身边。




顾昀很快就发现自己习惯了每天见到长庚的字迹,读一读他朴素的愿望,木鸟来迟的时候他甚至有些神思恍惚,一定要等到纸条才安心。




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,纸条上的一笔一划已经化成一针一线,交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罗地网,把顾昀整个人笼罩在思念之中,日复一日地无法挣脱。顾昀手捧着轻甲的头盔,往北边深深望了一眼,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越来越清晰地响起:




“该回家了。”


 




京中的寒风越来越冷,北雁早已南归,可人还未归。太始皇帝陛下站在宫门前,长长地呼出一口白气。他手上拿着最后一张写着他心愿的纸条,却一直没有寄出去。




不知那未归人是否感知他的用意?




长庚心里有些不踏实,翻来覆去地玩弄着手里的纸条,心乱如麻地想道:


“要不还是我去找他吧?”


 


“哟!陛下这是站在门口当门神呢?”




安定侯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阵仗着实吓了长庚一大跳,长庚猛地抬头,才看到顾昀嬉皮笑脸着从天而降,脑中的弦“啪”地就断了,冲上去拉住顾大帅的袖子就把他往下拽。




顾昀生怕玄鹰的余力拖伤了他,赶忙道:“哎哟陛下,小心一点,不急这一时。”




长庚不管不顾地把他拽了下来,两臂张开死死地拥上去,冰冷的玄铁也未能让他哆嗦一下。




顾昀感觉到全身的血一下子涌入了心窝,暖暖的,他也伸手回搂住长庚,用磁性的声音在长庚耳边柔声道:




“心肝,义父回来履行承诺了。”




长庚耳朵一麻,用通红的双眼盯着他,问道:“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?”




顾昀笑着用手轻轻擦了擦长庚的眼角,回道:“当然知道。陛下费心,从春到冬,每个节气都给我安排好了,若我每件事都办到,便不能再离开你身边一日了,是吧?”




还未等长庚开口,顾昀又说道:“我答应你,从今以后,每日每夜都守着你,再不离开你,你要是觉得烦,我可以去咱们的杂货铺待一段时间,等你气消了再回去找你。要是京城待腻了,叫霍惮收拾收拾行李,再找葛胖小借个烧紫流金的车,咱们周游全国去。”




长庚紧紧地抓住顾昀的领口,问道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


顾昀踌躇道: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嘛……这辞官的事情我还是生平第一次,不怎么会,还请陛下明示,怎么辞比较好?是不是还要写几封情真意切的辞官令——”




长庚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喉咙了,再也等不及顾昀说完揶揄打趣的话,一张滚烫的嘴唇便贴上去封住了他的嘴。手里的纸条被不经意地丢在了地上,上面只写着一句话:




“年年岁岁复昨年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参考了二十四节气歌:


       立春梅花分外艳,雨水红杏花开鲜;
  惊蛰芦林闻雷报,春分蝴蝶舞花间。
  清明风筝放断线,谷雨嫩茶翡翠连,
  立夏桑果象樱桃,小满养蚕又种田。
  芒种育秧放庭前,夏至稻花如白练;
  小暑风催早豆熟,大暑池畔赏红莲。
  立秋知了催人眠,处暑葵花笑开颜;
  白露燕归又来雁,秋分丹桂香满园。
  寒露菜苗田间绿,霜降芦花飘满天;
  立冬报喜献三瑞,小雪鹅毛片片飞。
  大雪寒梅迎风狂,冬至瑞雪兆丰年;
  小寒游子思乡归,大寒岁底庆团圆。




大意就是心肝长庚许了二十四个愿望,要顾昀在每个节气的时候都替他实现,但是要实现必须两个人一起做,所以顾昀就明白其实是长庚拐弯抹角地要他一年到头都和他在一起,不要再到处出差了,异地恋要不得啊。(不)

评论

热度(623)